Banner
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内容
自助洗车圈的那些事
- 2020-06-06-

己亥年跳出的这只黑天鹅,乌鸦鸦地扑腾在城市上空,也钻进了汽服人的心头。预期中的一波节后流量,生生地被剐去了。

刚刚看完康众的商宝国,坐在直播间用两张80年代的照片,像是在讲述汽服品牌建设,又像是在回忆青葱岁月时的创业故事。

兴许汽服人此时的空虚寂寞冷,最能在回忆中找到安慰。

业内几家洗车设备制造的后起之秀,年前刚刚扩大了产能,希冀乘着无人洗车的东风,像猪一样飞起。当老大的过人之处,就是超乎常人的信念,这种信念或是源于热爱或是源于绝望。

2015年是无人洗车元年,也是自动化洗车崛起的开始。依据“找洗车机网”的调研,5年中新注册洗车机制造商近100家,新增无人洗车运营商600余家。

运营商渠道洗车机累计出货量预估在4000台左右,是一家中型规模制造商40年的产能。

我们可以把过去的5年,称为无人洗车圈的上半场,典型特征是“万物生长”。催生出了新的渠道,培养了车主的洗车习惯,吸引了资本的入场,探索出多种商业模式。大疫之下,不管是热爱还是绝望,无人洗车行业也仅仅走入了中场,市场只是被压抑,从来未减少。19年中国汽车市场仍以2576.9万辆的销量,冠绝全球。

巨大的保有量是坚实的利基市场,而“服务的可触达”则成为中场战役的关键。

2增长和扩张是企业的第一需求,但市场总量不变

在市场总量不变的情况下,扩张的竞争即将进入白热化。而无人洗车市场按主体可分为以下三个阵营:

1.运营商阵营

该阵营以智多橙、驿公里、大盒子等为代表。本身不制造洗车设备,以无人洗车站点运营为主要业务,通过直营或招商加盟等手段拓展网点。

运营商是国内较早一批从事无人洗车事业的公司,呈现了显著的新渠道特征。当一种服务的供需关系中出现新的渠道时,通常会催生出新的品牌。

这是新流量平台的被动选择,像极了当年的淘宝。

行业传统大牌因着惯性、地位、固有见识甚至矜持等等,一贯会与新势力保持着可警惕的距离。增殖的原始冲动,新流量平台自然转而去孵育平台内部品牌。

打破窠臼,企图建立新秩序,是新物种本能的生存需求。因此运营商也是最有破坏性创新能力的阵营。

凡武功者,霸道刚强有余,则韧性不足。

跑马圈地之后,商业究竟要回归到本来的样子。只是这场疫情,让大潮比平时退去的更早了一点。

在市场最低需求量为日均20台次/站点的现状下,商业的可持续性如何继续?

供应链之殇。无人洗车站点的设备维护成本,是精细化运营中的重要一环。无人洗车的核心设备是全自动洗车机,但这个设备没有行业或国家标准。

采买的依据,只有使用前观感,和使用后感受,总而言之谁用谁知道。

构建良好的供应链体系,将成为和招商以及站点拓展能力同样的,第三种竞争优势。

以迅风智能、车友达人、万杉快洗为代表的制造商阵营,逐渐开始发力。该阵营的优势在于成本、品控和运维,这与他们的制造基因一脉相承。

从事制造业沉稳的匠人品性,是隐而不发的坚壁,那是对抗互联网人的照妖镜,然而时常被自身所忘却。

一以贯之的另一面是连续性。技术在行业的应用上,在企业角度是反跳跃式的,那意味着投入产出的不确定性。

在全自动洗车机一甲子的历史里,尚没发生过技术变革。但在行业的大时空里,技术发展又是非连续性,在愈发缩短的行业周期面前,是否会飞出一只黑天鹅呢。

行业从业者的连续性思维与技术发展规律是一对矛盾。

连锁汽服阵营,这个阵营的代表有易捷澳托猫、赛浪车联、天猫养车等。在我有资源我怕谁的商业丛林中,这像是一把王牌。

唯安逸与动力不可兼得,躺在矿山上拣矿来得太久之后,种豆得豆的能力还有多少,只有擦亮双眼拭目以待。

三个阵营中,以携资本弹药的运营商跑的最快,鸟枪一度打的乱花渐欲迷人眼。

然而资本真的不在乎商业本身是否能赚到,资本关注更多的是,有没有更多人觉得它值。

阿德勒的他者信赖,用在这里一点没有违和感。

但资本的持续仍然需要一件,可感受到的华丽外衣——持续地创造价值,价值的持续创造。在无人洗车这件事上,这种价值有两个锚点:运营商的精细化运营能力和招商能力。

当前运营商还普遍把可持续性锚定在招商能力上。为什么呢?

这些无人洗车运营商大多出生互联网行业,大家普遍认为互联网人相对更懂运营。但从职业化上讲,往往门槛越低的职业,专业化的人越少。

招商比起精细化运营好干多了,运营商们最知道真相了。自知者明,选择招商太理性了。

虽然如此,无人洗车终将赢在精细化运营。

物联网、无人化、环保、AI、刚需、现金流,无人洗车是个怎么讲都能圆的故事。怎能浪费任何一个好故事,于是,玩完儿的P2P的各路大神最先闻风而动。

无人洗车便有了代币,有了股权众筹,充值一万还有可能送你去看莫文蔚的演唱会。

搞微商的接踵而至,前面刚刚握完奥巴马的手,转身牵起车把手。无人洗车便有了分销机制,也有了代理人机制。在土得掉渣的汽车后市场,迅速刮起了摩登之风。这是车主的大幸,还是洗车工的不幸。

莫急,还有直销的来一拨。五星级酒店,定制化PPT,陨石灰的背景,千人的场子,颇有点罗永浩发布会的范。

One more thing,这场景难道没有让你想起,给老年人卖保健品的那伙?然并卵,丝毫不影响现场刷爆卡的热情,然后品牌随着热情一块就没有了,那就是魔幻现实。

圈子里的一直有一个假设,如果吉利来造洗车机了怎么办?

那么吉利些公司会来造洗车机吗?一台家用轿车,变速箱、发动机、地盘、电子总成,技术上对洗车机制造来说,那是降N维打击。

然而,吉利造一台车子,要通过各种国标测试,卖了几万块,还要免费维护十万公里。

那洗车机呢,一副焊接的框架,组装起各国生产的标准件,没有标准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没有标准,卖了十几万,几乎没有质保。

没有门槛地攫取超额利润,都是危险的生意。连雷布斯都怕,上市前通知,只要5%的利润。打脸,吉利愣是不造洗车机。原因我都懒得讲,可是总有人艳羡这1500亿的市场。

新奇特出现了,做汽车检维设备的巴兰仕公司吹响了进军洗车机制造业的号角。

天津筑润集团也携洗车鸭进入无人洗车行业,还有万杉高科、迈威科技...

这是三体世界向无人洗车行业发出的信号,裸奔的洗车机制造业,掩体计划准备好了